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木独独的世界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日志

 
 

【引用】昆曲六百年(六)百戏之母  

2012-05-14 17:56:06|  分类: 戏言戏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昆曲六百年(六)百戏之母 - 蝶衣 - 千秋不悔蝴蝶梦——粤剧演员朱女的博客昆曲六百年(六)百戏之母 - 蝶衣 - 千秋不悔蝴蝶梦——粤剧演员朱女的博客

    江苏省昆山市千灯镇,六百多年前昆曲的前身昆山腔就是从千灯镇发源。2001年,昆曲被评为全球首批人类口头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从那以后,很多人会专门赶到镇子上来,在这里寻找昆曲最初的印记。事实上,这里也是中国戏曲最主要的发源地之一。昆曲之所以能在三百多种中国戏曲中脱颖而出,代表中国戏曲参加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人类口头与非物质文化遗产评选,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昆曲在中国戏曲史上的特殊地位。人们把昆曲尊称为“百戏之祖”,昆曲的乳汁哺育了众多的地方戏。

    越剧是最为人们熟知的地方戏之一,它的发展就曾经得到了昆曲的滋养。浙江嵊县是越剧的诞生地,早期的越剧就是嵊县人吟唱的乡间小调。1906年,两个说书人在东王村的演出形成了越剧最初的表演形态。随着越剧的逐渐发展到走入大上海,它不断地在变革着。1944年,22岁的袁雪芬已经被誉为越剧新后。然而她清楚地知道,越剧进入大上海,要走的路还很长。

    上个世纪四十年代的上海娱乐界进入了电影、话剧等新鲜艺术门类的黄金时期,以袁雪芬为代表的越剧艺人借鉴话剧、电影的表演方法排练出了新越剧,然而观众并不接受,陷入困境的袁雪芬想到了昆曲。

    郑传鉴,昆曲传字辈艺人,十一岁考入苏州昆剧传习所,专攻老生。今天,越剧改革已走过半个多世纪,郑传鉴于1996年离世,袁雪芬也伴随着越剧进入了耄耋之年,当年的传字辈艺人只剩下了倪传钺。传习所的旧址也不再有笛声悠扬,曾经与郑传鉴是莫逆之交的倪传钺还能回忆起当年越剧改革的情形。

    1944年,袁雪芬的雪声越剧团成立,她正式聘请了郑传鉴到剧团担任技术导演,负责指导演员的舞蹈身段,他参与了不少新戏的舞蹈和身段设计,让越剧演员的表演逐步走向典雅和规范。今天我们已经很难将越剧吸收昆曲表演技巧的每个细节一一展现,在袁雪芬主演的越剧电影《梁山伯与祝英台》中,化蝶的一段舞蹈就借鉴了昆曲表演的身段。后来袁雪芬也把昆曲比喻成越剧改革中的奶娘。昆曲这个无私的奶娘不仅仅滋养了越剧一个孩子,郑传鉴本人后来也被很多剧团请过去做技导,不仅仅是越剧团,当时上海的沪剧、苏剧等各种剧团都出现过传字辈艺人的身影。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正是昆曲传字辈艺人表演生涯的黄金年龄,那么这样一批杰出的昆曲艺人为什么会靠着给其他剧团做技术指导谋生呢?从苏州虎邱山曲会的辉煌到解放前的黯淡,昆曲的发展究竟遇到了什么样的难题?为什么京剧逐渐取代昆曲成为了中国戏曲舞台上的主角?让我们回到昆曲辉煌岁月的末期去寻找答案。

    大清王朝的第四个皇帝乾隆酷爱昆曲,即位之初就开始在紫禁城里修建戏台,在当时专门管理戏曲演出的机构南府里养着一千多号人为皇上唱戏,外出巡幸时各地的官员同样在皇帝的看戏问题上大做文章。

    我们在国家图书馆找到对乾隆出巡有详细记载的《南巡盛典》。公元1780年,乾隆第五次来到江南,烟花三月的扬州春意盎然,船行至镇江,龙舟离岸还有十里,管事太监进仓禀报,说看见岸上有个巨大无比的桃子,乾隆命令加速靠岸。将近码头时,几百枚焰火突然从桃子周围知穿云霄,顷刻间桃子从中间裂开,露出一个舞台,几百人在上面歌舞欢腾。原来这是为了迎接圣驾,地方上新排的大戏:寿山福海。这是富甲天下的扬州盐商为了讨好乾隆皇帝而精心设计的。

    各地的戏班纷纷向扬州聚集,一时间扬州的舞台异常活跃、盛况空前。那么扬州盐商组织的戏班准备的是什么戏呢?当时扬州文人撰写的《扬州画舫录》中有这样一段记载:花雅两部以备大戏。雅部即昆山腔、花部为京腔秦腔弋阳腔梆子腔罗罗腔,统谓之乱。我们不难看出,当时的戏曲舞台上已经有众多声腔和昆曲共同迎接圣驾了。那么花雅二部当时又是如何划分的呢?举例来说:扬州有个最大的盐商叫江鹤亭,他就把他家的戏班分成了两部,雅部为昆曲,昆曲以外的称为花部。

    在众多花部声腔里,有一支特别引人注意,那就是用徽调演唱的徽戏。徽戏就是京剧的前身。扬州的盐商们大多来自安徽,他们从家乡带来戏班,用雄厚的财力支持徽班的演出。徽班吸收各地花部声腔之所长,而且以扬州为根据地,沿运河上下流动演出,在当时已经显现出和昆曲一争高下的态势。我们在《扬州画舫录》里也能看到众多声腔四方而来的记载。从此,众多的地方花部声腔开始撼动昆曲的地位,许多戏曲著作的记载中将这段历史称为“花雅之争”。

    乾隆后期,中国戏曲史上迎来了一个百花齐放的时期,以徽班为代表的戏曲团体用花部乱弹这样新颖的唱腔和精彩的表演给剧坛带来了一股清新的空气。此时的昆曲演出开始受到冷落,渐渐失去了往日的光芒。文人赋予剧本的精致高雅曾经为昆曲创造了辉煌,在这时却成为局限。当时的文人作品里对戏曲舞台就与这样的描述,说观众厌听吴骚,闻歌昆曲而哄然散去。

    更重要的较量将在京城的舞台上进行。公元1790年,当朝的乾隆皇帝八十岁了,各地照例要组织戏班进京贺寿,一个叫高朗亭的人带领自己的徽班三庆班,从扬州出发沿大运河进京。高朗亭是扬州赫赫有名的艺人,乾隆几次南巡,高朗亭都曾参与接驾,很受乾隆喜爱。大运河的终点是北京海子,这里是京城戏园的繁盛地,戏班在这里走红的话就会身价倍增、名播全国,高朗亭心中对此一定充满了渴望。三庆班的演出昆乱杂奏,很快压倒了京城其他戏班,紧接着,四喜、贺春、春台等徽班相继进京,史称四大徽班进京。在当时的《新增都门纪略》一书中对此也有详细的记载,这也是京剧形成的标志。此后几十年间,京剧迅速赢得了上至皇家下到民间的追捧,戏曲舞台上掀起了一阵徽班热,这无疑加速了昆曲的衰落。

    慈禧,这个曾经统治大清帝国半个多世纪的女人,以她对皮黄的喜好影响着戏曲舞台。紫禁城里最大的戏台畅音阁,现在上演得最多的是新兴的京剧,而当年乾隆皇帝兴建畅音阁,却是为了听昆曲。中国艺术研究院里收藏着咸丰年间升平署为皇家准备的昆曲戏谱,许多年以后皇宫里已不再演出这些折子戏,昆曲正如戏词中所写的时运衰倒了。

    更大的打击接踵而来,二十世纪初清朝的统治走到了末期,连连的战事不仅给这个王朝带来沉重的打击,也使得昆曲渐渐远离了人们的视线。京城的昆班日渐衰落,生存更家困难,已经不能独立成班,昆曲艺人于是转入各种戏班,和众多声腔同台演出。中国戏曲史由此进入了昆曲与花部乱弹相互交流的阶段,在这个过程中,昆曲以自己空前的艺术成就影响着以京剧为代表的各类声腔。

    回首晚清画家沈容圃绘制了“同光十三绝”,他挑选了同治光绪年间京剧舞台上享有盛名的十三位演员,其中,朱莲芬、杨鸣玉、徐小香、梅巧玲、时小福都是昆班出身,他们都是京剧界昆乱不挡的优秀艺人。直到今天,京剧界依然以“昆乱不挡”这个准则作为衡量一个京剧演员艺术成就的标准之一,学习昆曲也是京剧演员的必修课。

    众所周知,梅兰芳是京剧大师,可是却很少有人清楚梅兰芳的演艺生涯和昆曲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北京的广和剧场是梅兰芳第一次登台亮相的地方,1904年十岁的梅兰芳在这里演出的剧目就是昆曲长生殿。不过在成名以前,梅兰芳却没有系统学习过昆曲。1914年,处于艺术生涯上升阶段的梅兰芳专心学习了三十多出昆曲,之后就开始陆续登台演出昆曲。梅兰芳这段时期演出的昆曲剧目有:《断桥》、《思凡》、《琴挑》、《闹学》等等,很多都成了他日后的代表作品,不仅如此,他还将昆曲的表演元素带入了他对京剧的创新中。对于昆曲的长处,梅兰芳有着深刻的认识。梅兰芳的一生都和昆曲有着难解的情缘,1945年,抗战胜利,在当时的上海美琪大戏院,沉寂了八年的梅伶王还是以和俞振飞的一出昆曲,宣布了自己的复出。梅兰芳和俞振飞同为跨越昆曲与京剧的艺术大师,他们的这次合作也传为佳话。

    其实京剧演员对昆曲表演技巧的吸收仅仅是昆曲影响京剧的一个侧面,今天我们所看到的京剧剧目中很多都脱胎于昆曲剧目。

    中国戏曲的神奇因子就这样通过一代代艺人的口口相传,跨越不同的时代、不同的剧种,顽强地流传下来。

    方传芸,1923年入昆剧传习所,主攻武旦,是经常给各剧团指导身段的传字辈艺人之一。

    1961年上映的黄梅戏《牛郎织女》由严凤英主演,影片中有一段织女手持古典圆扇的舞蹈。曾经在电视剧《严凤英》中担任女主角的黄梅戏表演艺术家马兰讲述了这段舞蹈的来历:“《牛郎织女》的时候,有传字辈的方传芸老先生来辅导她(严凤英)一些戏曲身段的训练。一个有系统的专业的戏曲身段,加上性格的刻画,所以她显得格外地吸引人。”从安徽农村走出来的严凤英是黄梅戏这个年轻剧种的领军人物,回溯她的成长经历也一样离不开昆曲的滋养。

    位于南京的甘家大院,也是国内最大的平民住宅。新中国解放前这里的主人是昆曲名家、江南笛王甘贡三。当年甘家时常会有昆曲清唱活动,上个时期四十年代,严凤英流落到南京,结识甘家老四甘律之,甘律之将严凤英引见给了父亲,严凤英开始接触学习昆曲。1954年秋天,在上海举行的华东五省一市戏曲观摩演出大会上,《天仙配》一炮走红,严凤英也因为唱腔身段俱佳而获得了演员一等奖。在这次汇演后的座谈会上,戏剧家田汉对她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你要再上一层楼,我给你介绍一个好师傅,白云生。”白云生是北方昆曲名家,曾经指出过严凤英表演中身段的不足,不久严凤英就正式拜白云生为师,接受规范的昆曲身段训练。

    昆曲对地方戏曲的影响不仅仅体现在曲目和表演的借鉴上,有的地方戏曲还和昆曲结合起来,在地方剧种中形成了独立的昆曲流派。

    长江流域的四川段,船工号子在这里回荡了许多年,然而就在这方孕育了粗犷和苍凉的水土中,也不难寻找昆曲的踪影。2006年秋天,四川省川剧院正在为参加艺术节加紧排练,在排练现场我们又听到了熟悉的昆曲唱腔。川剧的唱腔由昆、高、胡、弹、蹬五个部分组成,所占分量最重的就是昆曲。

    早在康熙年间,昆曲刚传到四川时影响并不大,同治年间一个叫吴棠的人被派到四川做总督,才改变了昆曲在四川的命运。吴棠非常喜欢昆曲,当时从江苏买来了八个擅唱昆曲者组成班社,他又把成都江南会馆划拨给这个昆曲班作为演出场所,所以那个时候昆曲基本上就在四川扎根了。

    悦来茶园是当时成都最大的川剧班社三庆会的演出场所,清朝末年昆曲在全国范围内开始衰落,同样也影响到了四川,昆班改搭三庆会,就在悦来茶园的舞台上,昆曲艺人经常与川剧艺人同台演出,就这样昆曲的众多元素被川剧逐渐吸收。

    在1979年出版的《川剧昆曲汇编》里,主持这次编撰的就是现在已92岁高龄的刘泉老人,该书共收集整理了在成都地区演出过的昆曲剧目达二百多出。

    传统的川剧演出每天都在上演,经常能吸引很多观众,在中国像这样的地方戏曲有三百多种,但是无论如何演变发展,相互之间都有几分相似。中国戏曲就在这样的相互影响、相互学习、相互促进中一步步达到了它发展的顶峰,它们就像同一个山脉的不同山峰,同一条河流的不同支流,血脉相连、生生不息。而昆曲,是一所永恒的学校,它还在起着教育人的作用,教育其它戏曲的作用。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