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木独独的世界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日志

 
 

名花之韵 我眼中的粤剧名旦  

2007-11-23 18:25:41|  分类: 戏言戏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名花之韵 我眼中的粤剧名旦

转广东文化网

数十年来,南粤殷实丰厚的大地培育着一株株明丽夺目的梨园名花,点缀着浩荡不息的粤剧之河。花之璀璨,花之艳丽,无论远望近睹,风韵各异,百态千姿,感慨悉数尽上心头。人生本是一出戏,这些名旦名花,无论在台上或台下向人们展示的,都是一段相当精彩的故事,都有一个与众不同的侧影。我试尝粗略描叙之,点滴皆真言。  

初见洗尽铅华的林锦屏,眼前一亮,婀娜多姿,风韵犹存,其时她不过四十刚出头。 戏行一向直呼其为“阿七”,我至今不明白,一个如此勃勃生机的生命,为何竟与“阿七”这样冷冰冰、毫无感情色彩的俗称紧紧相连!据说,林在家中排行第七,故众人呼之。

她总是不自觉地微仰着头,面上多了份清高,也正因为此,她更象一位名旦,一个在艺术王国中高高在上的公主。只是透过她略显深幽的眼睛,恃才傲物的灵气一闪之余,方可觉察出心深处隐藏着某些莫名的孤寂与茫然。此时她又活脱脱是一个林黛玉。 这是一个在梨园以演“红楼戏”而著称的名旦。

一个艺术理想主义者在内心永远摆脱不了现实与希望的痛苦折磨。

那年(87年),我怀着颤抖的心情敲响了她的家门。我用一个初学写作者所特有的恭敬心情,记下了她的谈话。看来我的默默无闻,并没有减弱她的谈兴,她说到了追求艺术的艰辛,说为了艺术她甚至已打算此生不要孩子……。我被感染,热血沸腾,心想,这将是篇有特色的好文章。怎料最后林却用不容商量的口吻说:“小陆,我看文章你还是不要写,我怕你对我不了解。倘写些皮毛,你不满意我也不满意。今天所说的算是作为朋友相互谈谈心。”这令我意想不到。

归家的路上,我的脑海只盘旋着这样一个念头:这是一个很奇特的花旦。这也是我唯一不能写成文字的采访。

从此我每看她的演出,心头便多了一份无言的品味。世传这位“七姑娘”多少有些任性、乃至刁蛮,但细细看着她那很投入、具有很浓郁感情色彩的艺术表演,静静听着她那很见功力、如流水行云般顺畅的声腔,我坚信,这是位具有“ 真性情”的女性。其心其情,可以在她的戏剧世界中读懂。只是能读懂的人,也许不太多。坐在观众席,我的神思轻荡,她的表演己进入忘我的境界,常常人物与自我融为一体。世人说“七姑娘”孤芳自赏,我却愿意说,她的才气和骨气,也只有在自我观照中被肯定和展现。因为她的理想很多时候是与这个现实世界格格不入的。

有一年看她演“黛玉葬花”,忽觉一片晶莹闪过,两泓清泪盈满她的眼眶,那既是黛玉伤花的春雨,更是“七姑娘”自我伤怨的泪。

我终于和她有了第二次很好的合作,那是在电台的《红豆飘香》戏曲节目里,我问得心潮激荡,她答得滔滔不绝。我猜想,如果能找到她心灵的闸门,她半生的感叹将会如东之逝水一泻千里;我更相信,倘有更好的戏剧环境,她的才华将会得到最灿烂的发挥。惜乎现实世界更多出现的只是“假如”“倘若”…… “阿七”是性情中人。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